高盛网 影视剧情 《春光乍泄》经典台词 《春光乍泄》20周年纪念版 《春光乍泄》修复版资源

《春光乍泄》经典台词 《春光乍泄》20周年纪念版 《春光乍泄》修复版资源

2017-05-31 13:22:45 来源:
条评论

\

《春光乍泄》剧照

  20年前,布宜诺斯艾利斯的盛夏时节,热天午后的阳台上,何宝荣从身后紧紧抱住黎耀辉,他们的肉体互相缠绕,炽热的情欲在太阳的炙烤下蒸发到空气中,裹挟着滚滚热浪扑面而来。何宝荣抬头仰望天空,黎耀辉低头缝补陋室。《春光乍泄》中这一幕,至今仍叫人触景生情。

  今日,正值《春光乍泄》上映20周年,天台上的拥吻,街头巷尾的别离,伊娃苏瀑布下的神伤仿佛历历在目,呼之欲出,勾起一段段心碎回忆。此时,我们何不爬上那辆驶向布宜诺斯艾利斯的汽车后座,跟随王家卫的镜头重返那片没有方向,不分昼夜,无论冷暖的遥远国度,在重温那段基情燃烧的异国岁月的同时,感受足以打动戛纳评委的王家卫美学魅力。

  “黎耀辉,不如我们从头来过。”这是《春光乍泄》的第一句台词,也是本片贯穿始终的爱情魔咒,因为从头来过,黎耀辉和何宝荣来到了地球的另一端寻找新的起点;因为从头来过,背井离乡的底层挣扎有了温度与颜色。而每当何宝荣说出这句爱情魔咒,黎耀辉便会好了伤疤忘了疼,既往不咎和他重归于好。无论何宝荣怎样任性胡来,彩旗飘飘,只要他说出“从头来过”,便会有人为他擦拭身体,在深夜下床买烟,让出床铺睡沙发,甚至拖着病重的身体为他煎炒烹炸,心甘情愿为他遮风挡雨。因为有恃无恐,何宝荣索取无度;因为追逐刺激,何宝荣醉生梦死。不能同甘,不能共苦的爱情结局早已注定。

 

  然而,黎耀辉却拒绝相信这段爱情有始无终,义无反顾的付出成了他留住何宝荣的唯一手段。他不希望何宝荣的手伤尽快痊愈,他甚至将何宝荣的护照藏起来,只为留住这来之不易的长情陪伴。但何宝荣就像《阿飞正传》提到中的“无足鸟”,一旦落地便意味着死亡,注定在风中漂泊一生。黎耀辉自以为给了他一个家,其实不过是何宝荣歇脚疗伤的避难所。在何宝荣摔门转身的那一刻,黎耀辉依旧没有挽留,只是这一次他不会再等。留不住的,终究还是留不住,过的一切,不过是自己的一厢情愿罢了。

  破镜重圆难免留痕,失而复得未必长久,再忠贞炽热的情感也经不起始乱终弃的摧残。然而直到此时,何宝荣仍天真的认为,他的爱情魔咒能够超越世俗情理,戒不掉自己的黎耀辉仍在默默守候。

 

  终于,何宝荣玩累了,他返回二人蜗居的出租屋,摆放好黎耀辉为他备好的香烟,擦拭好地板,修好了走马灯,不时打开屋门期待黎耀辉归来的身影。然而,失望攒够的黎耀辉已经来到旅程的终点——伊娃苏大瀑布,想起站在瀑布下的,应该是他和何宝荣两个人。时间与地点的错位,理想与现实的落差,宣告了这段千疮百孔的虐恋终于结束了周而复始的死循环。追悔莫及的何宝荣哭得像个泪人,殊不知黎耀辉已经将二人的爱情回忆遗弃在了世界的尽头。你要的爱我不曾明白,我给的爱你承受不来。黎耀辉和何宝荣的爱情没有落幕,只是灵魂的归宿最终天各一方。

  王家卫在纪录《春光乍泄》幕后的《摄氏零度春光再现》纪录片中曾说:“《春光乍泄》就好像一个句号,好像生命中某个阶段的结束,这部片就像一个分水岭。”确实如此,《春光乍泄》不仅象征着剧中人物悲欢离合的人生分水岭,同样也是王家卫艺术事业的分水岭。《洛杉矶新闻》《纽约时报》纷纷对《春光乍泄》新奇独特的电影语言与视觉实验大加赞赏:相比起王家卫之前的作品,《春光乍泄》的故事更加连贯富有人情味,却没有失去导演鲜明,大胆的美学风格。

  凭借本片,王家卫在1997年第50届戛纳电影节上摘得最佳导演奖,从本土影市走向世界影坛,成为了第一位获此殊荣的香港导演,至今仍是戛纳影展认可度与知名度最高的华人导演,更是在20年后问鼎登顶21世纪百大名导榜首。而王家卫本人则云淡风轻:“名誉对我来说没有那么重要,‘戛纳最佳导演’只不过是句广告Slogan罢了。”

  然而,王家卫极端作者化的艺术风格无疑设置了较高的观影门槛,喜欢的人疯狂刷屏一生推,不喜欢的人虽说谈不上一生黑,但路转粉基本不可能了。另外,王家卫丝毫不将老师傅留下的清规戒律,什么“剧本剧本,一剧之本”、“主题先行是创作大忌”放在眼里,尤其在标榜经典叙事的美国影评人眼中,《春光乍泄》更是离经叛道的典型代表。知名影评人罗森鲍姆就非常看不惯《春光乍泄》模糊的故事主线并对王家卫”云中漫步“的拍摄方法颇为不满。其他影评人和电影编辑的主要黑点也都集中在“缺乏故事性非常沉闷”,“摄影太过随意,剪辑毫无逻辑”等等。

  “王家卫大法”是好是坏,不同观众的心中有着不同的答案。显而易见的是,王家卫的确不模仿类型片“开片15分钟留住观众“的程式套路,也不提供过山车一般一波三折的观影体验。这也是王家卫的电影独树一帜的原因所在—你无法用一种类型来界定他的电影风格,从《旺角卡门》到《东邪西毒》再到《重庆森林》,你能分别看到黑帮片、武侠片、警匪片的类型特征,仅此而已。

  《春光乍泄》同样没有欢喜冤家,没有戏剧情节,更没有有始有终的圆满结局,王家卫在借鉴爱情片类型元素的同时也在瓦解,变奏爱情片的“三板斧”。传统类型片通俗稳定的叙事结构与复调的对白,一起成为了王家卫与观众建立沟通与对话的唯一途径。那充满符号与隐喻的故事,恍惚变形的时空,昙花一现的爱情,孤独沉浮的灵魂,爱恨交织的情绪在银幕上相映成辉,谱就了一曲纯属感观,纯属个人,纯属符号的颓美离歌。

  1996年8月,王家卫在地球的另一端闲庭信步,流连忘返,彼时的他是置身世外的何宝荣,只想浪迹天涯逃得越远越好。最终发现无论自己如何漂泊流浪,他依旧无法摆脱故土的万有引力。此时的他分裂为迷途知返的黎耀辉,在象征分水岭的伊娃苏瀑布重头来过,结束了颠沛流离的自我放逐。同时也将离去的背影留给了拒绝回归的何宝荣,在世界尽头的灯塔埋葬了二人地球两端的心跳与心碎。

  在张国荣去世后,一位女粉丝曾在人群中声泪俱下的追问梁朝伟:“黎耀辉!你还记不记得何宝荣?“梁朝伟停下脚步,朝她点了点头,转身离去。如今,距离1997年那次春光乍泄已经过去了20载,我们仍旧难以忘怀那段热天午后,天台之上的灵肉纠缠。何宝荣和黎耀辉欲罢还休的银幕绝恋,也被“木乃伊情结”定格在那片遥远的国度,延续至今,春光永驻。

扫地机器人好用吗 扫地机 扫地机器人 家用吸尘器 智能吸尘器 吸尘器
Copyright 2011-2017 www.oryin.com All rights reserved.苏ICP备14026999号-2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
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邮箱:gsjsw580q#163.com[请将#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