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盛网 感动人物 《世界上的另一个你》:唯有爱能带流浪的我们回家

《世界上的另一个你》:唯有爱能带流浪的我们回家

2017-11-07 10:00:55 来源:
条评论

 

\

 

这个世界平淡无奇,却又充满了意外。

 

就像《红楼梦》中的王熙凤不会想到,自己当初对刘姥姥的无意接济,会在后来改变了女儿巧姐的命运。

 

我们可以怀疑很多东西,但一定要相信爱与信仰。

 

就像两个生活在不同世界的人,命运却完全有可能交织在一起,谱写一曲爱的赞歌。

 

《世界上的另一个你》就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

 

01

丹佛:我为那些黑人小孩感到难过

 

丹佛出生在一个黑人家庭。他的出身已经决定了他与白人命运的不同,他要像奴隶一样活着,虽然林肯总统已经废除了奴隶制。

 

很多人说,佃农制就像新的奴隶制度。许多佃农不只有一个主子,事实上有两个:一个是承租地的地主,还有一个是让你赊账买东西的商店店主。有时候两者是同一个人,有时候不是。

 

在将近三十年的时间里,丹佛在路易斯安那州主人的庄园不停地劳作,没有工资可拿。

 

你很难想象贫穷到那种程度是什么概念。他们穷到只剩挂在身上的那个锡罐,那是他们喝水的容器。他们连身上的衣服都不是自己的,因为衣服是从主子的店里赊来的。据主人说,他们还没付钱。

 

丹佛不明白,为什么就因为他们的肤色不同就要受到如此不公平的待遇。

 

在遇到黛比小姐之前,丹佛从未跟白人女性说过话,可能只回答过几个问题,但那次几乎要了他的命。

 

那时他十五六岁,在走去棉花庄园的一条土路上。一位白人小姐站在她的车旁,她望向丹佛,一副不知怎么办的样子。

 

“你需要帮助吗,女士?”

 

之后丹佛帮她修好了车,这时从远处过来三个骑马的白人青年,他们说他羞辱了白人小姐,用马鞭套住他的脖子在路上拖行。

 

丹佛昏迷过去,眼睛也差点瞎掉,如果不是好心人喝止他们,他想自己的年龄可能会永远停留在十五六岁。

 

\

 

黑人被歧视不仅仅发生在成年人之间。在南卡罗来纳州,有五六个白人小孩,他们上学要过一条河,黑人小孩去学校也要过这条河。

 

有一天白人小孩规定,黑人小孩不能过这条河。于是他们在路上打了伏击,输了的黑人小孩只好涉水过河。

 

丹佛长大后才听说这个故事,但他还是为那些黑小孩感到难过。倒不是因为他们得穿湿裤子走路上学,而是为因肤色不同被欺压而感到悲哀。

 

最终,丹佛跳上一列火车逃离了农庄,成了一名恶人,一个流浪汉。

 

很多时候,人们流落街头一个很大的原因是酗酒嗑药,即便原来没有,但大部分的人跟丹佛一样,一流落街头就开始酗酒嗑药。

 

不是为了享乐,而是为了不再那么痛苦,也是为了忘记这一点:不管我们在街头找到多少“共犯”,最终我们也依旧孤单。

 

\

 

02

朗:从那以后我的财富滚滚而来

 

朗的原生家庭并不富有,读大学时还因为不得体的衣服被嘲笑,可他还是通过自身的努力,挤进了上层社会。

 

从买卖第一幅画作开始,朗就发现了自己在这方面的天赋。几个礼拜后,他辞掉银行的工作。几个月之后,财富开始滚滚而来。

 

朗不断地追求认可和成功,而财富也让他逐渐迷失自己。

 

某次出差,朗走进一家咖啡馆里,坐在他对面的女子,仿佛和路边的棕榈树一样,是加州土生土长的:身材苗条、金发碧眼……是个画家,而且比他年轻很多。

 

接下来的事,你一定猜得到。朗和妻子黛博拉相识相恋,并步入婚姻殿堂,但像其他情侣一样,不久之后他们因为各种原因争吵、发泄。

 

然而俩人都还没有准备好放弃彼此。于是他们决定试着解决问题。

 

黛博拉一直热衷于做慈善,不是有钱人作秀的那种,她是真的关心他们——那些流浪汉。于是他们决定从每周固定去联合福音照顾那些流浪汉开始,给他们分派食物,提供帮助。

 

一开始朗是抵触的,闻着他们身上的恶臭都会觉得恶心。可是慢慢地,他的观念改变了,他没想到这样的活动会使自己跟黛博拉的感情上升到一个更高的层面,他们也比之前更加相爱。

 

朗也因此认识了丹佛,一个流浪汉,一个没有读过书却能给他很多教诲的人。

 

在朗看来,丹佛是一个难以相处的“先生”,他总是喜欢一个人待着,其他人都怕他。而黛博拉却坚持要朗与他做朋友,声称在梦里上帝告诉自己,丹佛将帮她一起改变这些流浪汉。

 

 

 

03

丹佛:我没兴趣当你的朋友

 

关于朗的请求,丹佛想了很久,要不要当他的朋友。

 

“如果你钓来一个朋友是为了捉与放,那我没兴趣当你朋友。”(就像有钱人钓鱼一样,钓完再放回去)

 

“但如果你要的是一个真正的朋友,那么,我永远是你的朋友。”丹佛如是说。这是他花一个礼拜时间想的答案。

 

丹佛没想到自己的回答会让朗感到震惊,看起来朗甚至已经忘了当初的对话,他可能没想到自己会花一个礼拜来思考这种问题。

 

丹佛不知道,朗在自己这里学到了第一课:慎重地做出承诺,重新审视朋友的意义。这一课让朗的生意更加兴旺起来。然而丹佛教给他的远不止这一点。

 

\

 

04

朗:几天的时间怎么够拿来过下半辈子?

 

当你对上帝而言很珍贵,在此同时,也变得对撒旦很重要。不好的事情就要发生在黛比小姐身上,丹佛的预感很准。

 

但朗还是无法接受黛博拉得了癌症的事实,她是那么富有爱心,是那么关注健康,每年都固定去医院体检……

 

可现实就是这么残酷,朗怀疑上帝是不是在跟自己开玩笑……

 

在最后的日子里,他们不谈死亡。既然死是一件必然的事,那便不必着急。

 

他们到野外观看老鹰捕食产卵的红目鲈,观看两只老鹰在半空中激烈争夺猎物。

 

他们相拥观看夜景,星星像宝石冻结在空中,月光在布瑞索斯河上波纹荡漾,鱼在冷冽光线里依照曲线前进。几英里之内只有星毛栎被风拨动的声音,还有远处火车低沉而寂寞的汽笛声……

 

他们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关注生活中这些细微的、让人叹为观止的美好。

 

他们聊生活、对孩子的梦想、他们的婚姻、他们的城市。黛博拉翻阅杂志,剪下结婚蛋糕和花朵布置的照片,想象孩子的婚礼。孩子们都还没订婚,但他们还是商量着细节;关灯以后低声讨论他们可能会跟什么样的人结婚;想象他们的孙子……

 

他们谈到生活中每一件重要的事,但他们不谈死亡,因为他们觉得这是对敌人让出地盘。

 

可不去谈并不代表死亡不存在,当医生宣布黛博拉只有几天可以活的时候,他用一个疑问打破沉默:几天的时间怎么够拿来过下半辈子?

 

\

 

05

我们都是流浪者

 

黛博拉走后,丹佛的悲伤并不比朗少。在所有人散去后,他一个人默默地守在墓前,他祈求上帝能否一命换一命,用他的命来换取黛博拉的命。

 

显然上帝拒绝了他的请求。

 

在后来的日子里,他们继续一起生活,一起继续着慈善事业,去改变更多的人,也许就像丹佛说的:

 

有结束就有开始。我们的视线里有东西结束,但在别的我们看不见、听不见也摸不到的地方就有东西开始……

 

就像丹佛可以改变自己一样,每个人都可以,不用担心自己与他人不同,我们每个人都不同。国王不一定就比乞丐富有,金钱可以买到很多东西,真正有价值的东西却在金钱之外。

 

事实是,无论我们是富是穷,或是介于中间,这个世界都不是我们最后的安息之地。

 

所以就某方面来看,我们大家都是流浪的人,都会迷失——唯有爱能带我们回家。

扫地机器人好用吗 扫地机 扫地机器人 家用吸尘器 智能吸尘器 吸尘器
Copyright 2011-2017 www.oryin.com All rights reserved.苏ICP备14026999号-2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
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邮箱:gsjsw580q#163.com[请将#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