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盛网 热议话题 比裸贷更黑?培训贷洗脑利诱学生 渗透校园

比裸贷更黑?培训贷洗脑利诱学生 渗透校园

2017-04-24 10:01:23 来源:
条评论

   报道刊出后,事件成为各大门户网站的热点,包括人民日报在内的近百家媒体也都转发了南都“培训贷”报道,包括央广网在内的多个媒体还进行了跟进报道。

  最新进展

  目前,已有学生起诉被曝光的广州指路人公司,要求偿还助学金和利息。同时,南都记者了解到,警方也在全力侦办此案!

  随着南都对此事的曝光,越来越多的学生选择拿起法律武器进行维权。

  南都记者查询到,4月20日,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对指路人公司发出公告。公告显示,原告田某诉请该院判令:1、被告指路人公司偿还助学金9920元及利息500元;2、被告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该院定于2017年7月27日8时45分在该院第八法庭对本案公开开庭审理。

  截至今日,南都记者发现,指路人公司的网站已经无法访问,而指路人公司的微信公众号“指路人成长”也已经因“大量用户投诉此账号有违规行为”已经无法访问历史消息。

指路人公司的教育基地已人去楼空。

1

  指路人公司的教育基地已人去楼空。

  学生再揭培训贷内幕

  日前,再有学生向南都报料,指路人公司涉嫌以“拉人头”的方式招收校园大使,支付报酬以进一步向校园渗透。广州互联网金融协会会长方颂认为,“(指路人公司)利用学生的社会经验不足,比较容易轻信人的弱点,拿学生当替罪羊,骗取贷款,极其恶劣”,是一场彻头彻尾有组织的诈骗。

  我被师兄“拉人头”招入局

  目前就读于广东某师范学院天河学院大三的小思在2015年11月加入了指路人公司的“蓝海计划”。他接触到指路人,是通过学校社团的一个师兄,“师兄是以拉人头的方式将我推荐过去”。

  小思称,这位师兄极力拉他去参加指路人公司“一对一”免费职业测评。“他说,指路人挺不错的,通过测评还能认识到自己很多的不足。”随后,小思就收到指路人公司发来的问卷邮件。填完后,他接到一名工作人员的电话,邀他到指路人公司在天河区珠江新城的总部参加测评。“测评时,工作人员对我的优点一笔带过,重点突出我的劣势。”小思说,测评后,工作人员就向他推销“蓝海计划”。

  小思当时并未答应,过后,回到学校,经过师兄给他的一轮“洗脑”,“又被套进去了”。之后,小思来到指路人公司,填写了一份个人信息表,签下了“蓝海计划”项目协议书和一份贷款合同。

  小思称,在这过程中,他只知道要交学费,但并没有听工作人员说是贷款。“指路人的工作人员说,学费完全可以通过兼职挣回来,不会有什么负担。”

  小思称,自己是后来收到第三方贷款公司的还款提醒短信才知道已经贷款。根据小思签订的“蓝海计划项目协议书”,小思在前六个月每月确实无需交学费,但是从第七个月开始,每个月“办理费用分期申请”。小思称,也就是说,从第七个月开始,自己每个月就要还近700元,不还就会收到催款信息。

  利诱学生成为“校园大使”

  加入“蓝海计划”后,小思根据指示参加了培训课程。小思回忆称,在他上完课程后,在指路人公司上班的师姐就问他,愿不愿意成为“校园大使”。所谓“校园大使”,就是“拉人头”进指路人公司接受培训,进而可获得奖励。

  小思提供的录音显示,这名师姐介绍,“校园大使”是“小规模”招收,学员至少要在“精英”结业后,如对课程的认可度相对较高,学员的“成长陪伴顾问”会跟学员沟通,看他是否有意愿成为“校园大使”。

  “校园大使可以锻炼表达能力和感召能力。”这名师姐在录音中称,因为学员在学费方面有压力,校园大使可以奖励300元一个人,“300元也是在顾问的提成里去扣除”。小思说,当时自己感觉“拉人头”有违法嫌疑,就没有成为“校园大使”。

学生出示的蓝海计划项目协议书

1

  学生出示的蓝海计划项目协议书

  “他们说很多师兄师姐都参与了,我就安心了”

  小茜是广州某技术学院的一名大二学生。她从小在粤东的农村长大,上大学是她第一次来到大城市里生活,她很担心未来找不到工作。

  和大多投诉的学生一样,小茜拉按照听取校园讲座,完成网络测评,体验免费咨询的流程,于去年4月来到了指路人公司位于珠江新城的总部。

  小茜回忆,在一个类似大富翁的财富游戏中,当时在场的同学没有一个能完成某项任务,就被一个长着一副“校长”模样的人“痛批了一顿”。此后,指路人公司的职员就开始游说学生参加指路人的职业培训课程,声称培训费用并不高昂,前六个月不用交钱,后期每个月的花费也仅需数百元,还可获得兼职机会。

  “一开始,我觉得世界上不会有那么好的事,但他们说是有政府补贴的,学校很多师兄师姐都参与了,我就安心了。”小茜说。申请贷款其间,指路人的职员还给小茜的父亲打了电话,以确保贷款审核的电话能成功得到确认。小茜说,自己还被指导如何应对贷款公司的询问。

  小茜称,自己直到收到还款信息提示才醒悟,她当时签下的是一份分期贷款的合同。她需要连续18个月每月偿还700元,如不能按时还款,在征信系统中就会留下不良记录,影响日后的前途。

  没有偿还能力又害怕父母担心的小茜,只能想尽各种办法凑钱。为此,她一边在学校继续勤工俭学,一边找同学借钱,并到工厂打工。

  因为肢体不便,无法剧烈运动的小茜只能做做洗碗工这样的工作,“都是瞒着爸妈的,他们要是知道了,怕我腿脚痛肯定不让的。而且我们家经济情况也不乐观,怕他们知道了受不了。”

  为了减少开支,她干脆少吃或直接不吃晚饭,“这样的话,按照学校这边的消费,每个月300块钱还是能够过得。”小茜说,目前,她还有9000多元的贷款没有还完,暂时只能硬着头皮和好友共同承担。“先把钱还完再说吧。”问及以后的打算,她叹了口气。

  广州互金协会会长:

  一场彻头彻尾有组织的诈骗

  就学生遭遇指路人公司“培训贷”一事,南都记者采访了广州互联网金融协会会长方颂。

  “我觉得这是一场彻头彻尾有组织的诈骗。”方颂称,“(指路人公司)利用学生的社会经验不足,比较容易轻信人的弱点,拿学生当替罪羊,骗取贷款,极其恶劣。”

  根据南都此前报道披露的细节,方颂称,从贷款的审核环节来看,贷款公司确实看不到有多大过错,“确实有签字,有拿身份证拍照,所有这些细节都做到了。”方颂称,因为这种贷款的审核是远程审核,只能看这些要件,“培训公司可能骗学生,让学生全部配合做到了”。

  即便如此,方颂认为,如果学生申贷的时候,贷款公司的业务人员在场,那么,贷款公司人员与指路人公司有可能存在串通。“(从贷款流程看),贷款的业务人员明显在现场没有显示身份,明确说明合同条款的内容。再则,贷款公司人员可能对培训公司的不法行为,也没有制止,而是采取默认甚至是支持的方式。”方颂称,贷款业务人员此举,对业务的好处,可能是“有提成,有奖金”。

  方颂认为,这起事件事实上反映了对学生的教育上存在薄弱,比如在“学生性格培养,对于自我的保护上”,当前的教育有弱点。“整个社会不是温池,一定会有坏人,会有大灰狼。”

Copyright 2011-2017 www.oryin.com All rights reserved.苏ICP备14026999号-2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
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邮箱:gsjsw580q#163.com[请将#换成@]